第一章 祸不单行白眼狼_超神建筑商_文学迷
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超神建筑商 > 第一章 祸不单行白眼狼
    时值九月,已然秋初。

    可宿水市的气温却没有丝毫退热的迹象,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让人想吐的燥热气息。

    整座城市都被阴沉沉的黑幕笼盖,倾盆大雨仿佛随时都会落下。

    骑着电动车的许洛,正停在路口红绿灯前焦急地接着电话。

    这是房东打来的,语气十分不善。

    “小许,你到底什么意思,这房子你还租不租了?当初说好半年一付,这半年都过去二个月了,你下半年的房租还不给,是不是想白住啊!”

    “我知道,我知道,琛哥,我是那种人吗?您再等几天,等手头这个活完工,我保证将下半年的房租交上。”许洛满脸赔笑道。

    “草,还等?再等都特么要过年了。那,再给你二天时间,二天以后,你要是不把房租交了,就别怪我不客气,把你东西全都扔出去,好了,就这样!”

    嘟嘟!

    听着耳边传来的一阵忙音,许洛眉头紧皱,脸色有些难看。

    催!催!催!就知道催!

    尼玛,真是流年不顺啊!

    嘀嘀!就在许洛这边嘟囔时,背后传来一阵喇叭声,原来前面已经变成绿灯。

    他正要赶紧走时,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扫了一眼是谁打过来的后,他赶紧把电动车推到路边。

    “小鱼,有什么事吗?”

    “哥!”

    许鱼只是喊出声哥后便开始哭了起来,这一哭让许洛心顿时又提了起来,急声问道:“小鱼,别哭,跟哥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哥,没人欺负我,是妈……妈老毛病又犯了,住院了,要开刀!”

    “啊,要开刀?”

    “是的,医生说不开刀不行,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许鱼哽咽道。

    “可是我昨天听妈说,她要回家,这个病她不看了!”

    “不看,为什么不看?”许洛顿时急道。

    “妈说家里本来就没什么钱了,我上大学的学费还得去借,更拿不出一二万的医药费。哥,我不上大学了,借钱先给妈看病吧!”许鱼哭泣道。

    听到这里,许洛顿时急道:“小鱼,胡说什么呢,辛辛苦苦考上大学怎么能不上,哥不是说过,你的学费我来负责。至于妈病也要看,医药费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别胡思乱想,听话,别哭了!”

    “可是……可是哥,那加起来要好几万啊!”。

    “放心吧,哥这边刚接了个大活儿,只要干完就有钱拿,医药费学费都有了。你给我安安心心照顾好妈,钱的事不用你管。”咬咬牙,许洛说道。

    “哥,真的吗?”许鱼抽泣着问道。

    “废话,当然是真的,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许洛斩钉截铁地说道。

    “对了,哥,你要是回来,千万别说我告诉你啊,爸妈他们都不肯我跟你说这事!”许鱼跟着说道。

    “为什么?”许洛抓了抓头。

    “爸说你在外面也不容易,不能再让你跟着操心了。”许鱼怯怯道

    “嗨,这什么话啊!行了,我知道了,这二天就回去。”

    挂掉小妹的电话,许洛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只掏出几十块,加上微信里面的几十块,凑在一起勉强破百,这已经是他眼下全部家当,

    手头的活还没完工,拖欠的房租还等着交,老妈的病要准备医药费,还要给小妹交学费……

    钱钱钱,到处要花钱,到处都差钱。

    就在许洛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再次不安分地响起来。

    看到是谁打过来的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烦躁,客客气气地接通:“郭哥……”

    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手机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呵斥。

    “喂,许洛,这边的活你到底想不想干了?想干就立马过来,不想干的话吱一声,我找其他人来干!”

    “干干干,当然干!郭哥,您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发这么大火?”许洛站在路边一头雾水地问道。

    “哼,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咱们当初是怎么说的?我把贴砖的活儿交给你,你保证在一星期内完工。对不对?”

    “是是是!”许洛连连应道。

    “是个屁,我现在就在家里面,都这个点了,贴砖师父连影都没看到。你自个过来看看,简直就是一塌糊涂。还有,我粉刷的活儿大后天就要开始,你这二天要是干不完这活儿,把你买的瓷砖搬走,工钱一分钱都别想拿了!”

    郭哥愤怒地咆哮着,连声音都有些变了调。

    什么?

    现场没有人在?怎么可能,廖师傅应该在的啊!杨雪峰也应该在!

    我这不是为了谈那个工装的活儿,所以才没有时间过来,但也交代过杨雪峰,让他过来盯着啊。

    到底怎么了?

    “郭哥,您稍等会,我这就赶过去,十分钟保证到。”也没空再多想,许洛急忙说道。

    “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许洛赶紧给负责贴瓷砖的廖师傅打了个电话,谁想那边是无人接听,紧接着,他又打给了杨雪峰,谁想那边也是嘟嘟的占线。

    “没有道理啊!”

    心里莫名有些忐忑的许洛,也不再打电话,赶紧直奔施工房子。

    一刻钟后,气喘吁吁赶过来的许洛见到了板着个脸的房主郭涛。

    “郭哥,不好意思,路上红灯多,来晚了!”一见面,许洛就连忙赔礼道歉。

    郭涛抬手冲四周指了指,脸色阴沉的说道:“你不但来晚了,活儿也干晚了。你给我瞧瞧,这都像什么样!我这边都准备刷墙,你这边却连地砖都没有贴好,有你这样干活儿的吗?”

    “许洛,咱们当初是怎么说的?我说你必须在一星期内给我交工,只要按时交工,工钱就按照你说的做,就连材料我都直接然你负责买了。你当时也拍着胸脯保证的,这就是你的保证?”

    难怪郭涛恼怒!

    换做谁看到这种情景,估计都得先发个彪。

    两室两厅的房子,到处都是随意堆放的墙砖地砖,水泥沙子,也就厨房里面铺了点,其余地方动也没动。

    地上到处杂乱不堪,工程进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原本就上火的许洛,感觉嘴里的溃疡更疼了,却不得不忍着痛,龇牙咧嘴地赔笑着说道:“郭哥,您消消气,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稍等下,我这就打个电话给小杨。”

    “随你便!”郭涛双手交叉胸口冷哼道。

    杨雪峰,你个混蛋,你这是要坑我吗?要不是业主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这个家装工地被你搞成这个德行。

    你小子给我等着!

    廖师傅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不过这次杨雪峰那边倒是很快接通。

    “杨雪峰,你现在在哪呢?”许洛压下火头,沉声问道。

    “呵呵,洛哥,我正想给你打电话那,我……”

    “你什么你?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这个活儿咱们只有一星期的时间,不是让你督促着点廖师傅,赶紧将活儿干完吗?我让你每天都要过来盯着进度。可你人呢?你到底在哪里?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的话……”

    “洛哥,我不想干了。”

    就在许洛愤怒的话语中,杨雪峰轻飘飘丢来的一句话,顿时让他哑火了。

    愣了楞,许洛猛然瞪大眼睛,自己没听错吧。

    “你说什么?你不干了?”

    “没错,我不干了,实话说了吧,我觉得跟着你干没什么钱途,所以咱们好聚好散吧。这个活儿我懒得盯了,你自己做吧。洛哥,兄弟希望你以后能赚大钱,就这样,再见。”

    “卧槽,你……”

    嘟嘟,手机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忙音。

    等许洛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再打过去的时,却发现怎么也打不通杨雪峰的电话,显然是被对方拉进了黑名单,顿时气得满脸涨红,眼中几乎都要喷火了。

    “杨雪峰你这个狗日的,居然在这时候拆老子台!你忘了当初是谁带你入行,给你口饭吃!简直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

    就在许洛火大时,站在身边的郭涛眼神油油地看过来,“小许啊,你这边是不是碰到麻烦事了?这个活儿是不是没有办法按时交工了?你要想清楚,要是来不及交工的话,之前的活儿就算白干了,一分钱都拿不到。”

    “没有的事儿!”

    许洛抓着手机,硬着头皮说道:“嗨,郭哥,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没有,没有问题,再大的麻烦到我这都不是麻烦!你放心吧,这活儿后天前我肯定给你干完,保证不会耽误你后面的活!”

    “这样最好!”

    撂下这话后,郭涛转身就走了。

    等到房门关上的瞬间,许洛刚才的自信轰然间消失地无影无踪,屁股像着了火般,拿起手机就迫不及待打起电话。

    “张师傅,你最近手上有活吗?什么?下个月才有空?那算了,您忙吧!”

    “刘师傅,什么?你在老家?回不来?”

    “喂,陈师傅,我这边有个活……嗨嗨,您别挂电话啊!”

    ……

    每打出去一个电话,许洛都是赔着笑好声招呼。

    但无巧不巧,这些师傅们要么没空,要么不在本市,纷纷婉言拒绝了。

    在宿水装修微信群里发了个“急活求贴砖师傅”的红包,转眼就被抢光了,就是没人回个话!

    特么的,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子就这么霉吗?连个贴瓷砖的师父都喊不到?许洛的脸色越来越黑。

    ————————

    新书发布,求大家收藏砸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