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嘴炮_超级英雄之恶邻_文学迷
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超级英雄之恶邻 > 第一百一十三章嘴炮
    看着下方身穿闪亮黑色盔甲的47,阿鲁卡多满眼失望。本来以为老板娘选中的人必定可以通过考验成为守护世界的一份子,可是现在看来老板娘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阿鲁卡多想起了自己和老板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刚刚大义灭亲拯救世界,却因为做出的选择而失去了女子最重要的美貌,但她依旧是那么坚强,强忍着打击振作精神去整顿‘图勒神教’,这是一个由大量欧洲原贵族加入的神秘社团,她的父亲就是教主。当时连希特勒都是图勒神教的教众,图勒神教的势力范围囊括了半个世界。教主死后,图勒神教眼看就要分崩离析,让整个欧洲的魔法世界陷入混乱,是老板娘站出来掌控了整个神教,避免了混乱。

    当然了阿鲁卡多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他依旧尊敬老板娘,她是一个充满智慧又勇敢的人,但不代表她总会正确。

    阿鲁卡多认为老板娘离开欧洲来哥谭继承那个魔法小店是她的第一个错误,而她看重47就是第二个错误。

    “既然你要战,那么我就将你留下来吧。”阿鲁卡多再一次消失。

    左边!

    47再一次回到了与死神同吃同喝的岁月,死亡如风常伴吾身亦无所畏惧。

    合金剑画出诡异弧度迎击,然而阿鲁卡多并不与47硬碰硬,只见他突然松手,银细剑突然有了灵魂,宛如脱缰的野狗一个甩尾,改变了攻击轨迹。

    魔法御剑,阿鲁卡多只需要让剑去攻击就可以了,他甚至不需要再移动一步。

    叮叮叮……

    47此时催动自己每一根肌肉来改变自己的动作,增加自己的速度。但那把在空中飞舞的长剑根本无迹可寻,时而灵动,时而飘忽,时而又急又猛,根本不能预料它的下一招。

    而且脱离了手心,剑可攻击的角度变得非常多,很多匪夷所思的刁钻角度让47防不胜防。

    只是三十多招,盔甲的缝隙已经渗出了鲜血,那是剑穿透缝隙的缘故。

    疼痛让47变得更加冷静,就在长剑再一次攻击的时候,他开枪了。

    一枪打飞长剑,第二枪瞄准的就是阿鲁卡多的脑袋。

    砰!

    然而阿鲁卡多只是偏头就避开了子弹,子弹从他的金色发丝之间穿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反而长剑再一次逼近,让47又一次疲于应对。

    “呵呵,不愧是弑父的人。”47在流血,但他依旧在说话:“如果在你母亲死的时候你能够多给老父亲一些关爱的话,恐怕很多悲剧都可以避免。”

    “我阻止过他,可是他那时候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阿鲁卡多不认可47的话。

    “如果他真的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又怎么会死在你的手上?说到底一直到最后德古拉伯爵内心一直存在着被称为‘爱’的东西,这也是你的母亲一直努力在他的心中埋下的种子。在德古拉刚刚失去一份爱急需要另一份爱填补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你忤逆了他,甚至连他复仇的计划也一起否定了。你以为自己很高贵么?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个不孝子,甚至放弃了拯救更多人的机会。你只是陶醉在自以为是之中,沉醉在自己为自己设置的立场里而已,你不过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不知何时,长剑的攻势变弱了,47猛然扫开长剑,再一次朝阿鲁卡多开枪。

    子弹这一次准确地飞向了他的双眉之间,然而就在47以为自己能获胜的时候,子弹却停下来了。

    阿鲁卡多身上爆发了强大的魔力,宛如实质的魔力变为盔甲挡住了子弹,最后47的攻击只是在他的眉间留下了一点浅浅的烫伤。

    47绝望了,自己好不容易用语言动摇了对方的心志,可是到头来因为实力差距太大,自己依旧失去了机会,连合金子弹都穿不透对方的魔力防御。

    一个几百岁的日行者已经如此强大,真的不敢想象面对超级英雄们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残酷景象。

    子弹掉在了阿鲁卡多的脚边,但他也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站在一旁思考,显然47的话让他产生了震动。

    所有人都以为德古拉是个无情杀手,杀害了几十万的人,包括他这个儿子也认为父亲十恶不赦。可是如果当初自己留下来陪在父亲身边呢?父亲会为母亲改变,就说明母亲没有看错父亲,他的心中一直有爱。如果自己在父亲最需要他的时候留下来,是不是可以避免几十万的人死亡?

    如果自己能够继续母亲的努力的话,说不定一切都会不同。

    “因为你母亲的死,你也在憎恨人类吧。只是你因为有一半的人类血统,所以才会欺骗自己。”47也不打了,他知道现在与其进攻还不如多说几句话:“你害怕留在父亲身边,你会沉沦下去,沉迷复仇不可自拔。德古拉尚且可以从复仇中清醒,可是你害怕自己最后会被复仇吞噬,所以你才会抗拒复仇。”

    47一句句的话都说道阿鲁卡多心坎上去了,母亲被迫害而死,他何尝不愤怒?可是当听到父亲要复仇的时候,他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恐惧接着就是抗拒,他害怕自己失去人性。

    说到底他最后的选择,完全是出于复仇的恐惧和对德古拉的不信任,他的选择完全背弃了母亲的努力。

    魔剑漂浮在半空,阿鲁卡多站在不远处,若不是风吹拂他的长发,捻弄他的衣角,47都怀疑是不是时间被暂停了,对方真的英俊的好似艺术家刻刀下的完美艺术品。

    虽然47自认现在他的皮囊也不差,但比起阿鲁卡多来还是有距离的。

    对方身上的杀气消失了,47知道自己的语言攻击起效了,幸亏他之前对德古拉的故事有全方面的了解,不然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到现在47也不明白,老板娘和阿鲁卡多要考验他什么?难道就是考验他是不是会为钱出卖世界?他们也不用脑子想想的,自己可是收钱杀人的杀手,世界毁灭和他的核心利益是完全违背的,他当然不会毁灭世界,这根本不需要他们来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