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人部集结,大庭伐天_峨眉祖师_文学迷
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 第九百九十二章 人部集结,大庭伐天
    虚幻的金影开口:“常羊之土,湟水之东原本就少有人去,莫说我们天秦部,就算是大庭部也几乎无人向那处走,如今被常羊山所镇,后面落下东极帝土,尊上,这天外来者,那些仙人这六十年间屡有异动,五年前甚至听说到达了柏山圣部的边域,他们似乎是在寻找一种能够修复伤势的宝草,这可以断定,他们之中,必然有盖世强者负了重伤。”

    柏山氏圣部,这是和天秦、大庭同样的圣部,原本圣部是指供奉灵山十巫的,最古老的十大部族,但现在,因为圣部之间也有征战,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譬如与仙魔,与神妖的战斗,与天外来者的厮杀,还有远征远行者,故此,到如今,灵山十圣部就只剩下了五个,而天秦部比较特殊,它作为第六个圣部,礼奉的却不是灵山十巫中任何一个。

    天秦部礼奉的,是传说中一面天碑化成的圣人,唤作“秦中鬼”。

    战车中的人影开言:“是那位天帝吗?这倒是一个好时候,原来如此,看来大庭圣部选择在此时派遣大巫出面,正是因为收到了五年前的消息吗?如果在天火部传说中的那位天帝负伤,那么仙人的法力远远不可与大巫比较,这是趁火打劫。”

    “那么,邀请我们去,只是掠阵?还是为了放松我们的戒心?”

    虚幻的金影:“当然,大庭只敢威胁,故而只是派了一尊大巫而已,根据我的思量,他们现在还不敢动手,毕竟如果负伤的不是那位天帝,那这一次便会擦出火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战车中的人影:“这里是元荒,不是其余的大洲,这里是巫圣之地,寰宇三千六百大世,元荒之土也是巫道祖庭之一,哪里容得到仙魔放肆。”

    他话语顿了顿,随后又问:“你怎么知道这些情报,知道之前也不和我讲?”

    虚幻的金影:“您不也没问吗。”

    战车中的人影:“.........”

    一点小小的插曲,无伤大雅,虚幻的影子漂浮在战车的边缘,那那只拉车的古兽终于显化出它的模样。

    这是一尊龙头人身的巨神,赤裸着上身,臂膀上缠绕着四头蟒蛇,两脚下踏着暴风与云水,神态威严而可怕。

    .......

    闻人牧几个少年看见了那尊龙首的巨神,渺渺的荒原中,滚滚如天的尘土飞扬,山岳随着龙吟而崩塌,湟水也激起大浪,这尊巨神行过的地方,连风雷都在哀鸣。

    “天天天天......天秦圣部的龙首巨神!”

    谟烈对于几大圣部的传说与特征记得是滚瓜烂熟,三个小伙伴里,他在这一方面的脑子最好使,此时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巨神究竟属于何处,顿时吓得手中的肉都跌落在黄沙中。

    闻人牧惊的直接站起来,三个小伙伴看着龙首巨神拉着古老的战车,行过苍苍的天穹,那虚幻的金光在天上如溪水般淌过,闻人牧顿时一个激灵,连忙对谟烈与小景道:“快,咱们快回部族,和大巫尊说,有天秦圣部的上部天人驾临了!”

    元荒中的天人,指的是下部对于上部大巫的称呼,同样仅次于圣部之主的,才能被称呼为上部天人。

    三个小伙伴抹了一嘴的油,火也不熄了,反正这四面八方荒的很,连忙是抄起自己的铁矛与战戈,临走时还不忘记扛起三头朱伯尸体,这东西可是他们的成人礼,不能撂下了。

    跑了有几个时辰,三个人呼哧呼哧的回到了部族之中,而崇阳部中,此时的气氛有些奇怪,很多壮汉都聚集在崇阳丘,大巫尊,他是一个老者,此时披着麻衣的袍子,拄着木杖,正好看见了三个匆匆回来的少年人。

    三个小伙伴一看见这帮子青壮年都聚集在大丘上,顿时心中一震,但闻人牧很快就回过神,立刻上前行礼,道:“大巫尊,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禀告!”

    谟烈跳起来:

    “是啊大巫尊!我们...我们看到了上部天人!”

    “不是大庭圣部的,是天秦圣部的龙首巨神!”

    他的声音极其洪亮,大巫尊边上,那些青壮年的崇阳部人都面面相觑,而大巫尊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们来的很及时。”

    声音并没有惊诧,也没有什么意外,仿佛早就已经知道了一样。

    闻人牧感觉到了不对劲,但还是问道:“大巫尊,元荒诸圣的规矩,天秦圣部是不能进入湟水的,他们违反了人规,我们应该向大庭圣部上报。”

    少年人终究有着一股子公正意气,但大巫尊摇了摇头,对闻人牧道:“不用报,大庭圣部早就已经知道了。”

    “天秦圣部的人就是大庭圣部请来的。”

    大巫尊的话让闻人牧一愣,三个小伙伴都呆了一下,而此时,周围的那些青壮中,有人似乎等不及,开口道:“大巫尊,这一次说大庭圣部将要纠结麾下九大人部,齐踏常羊之土,攻伐天帝云山,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巫尊道:“还没有具体的指示,我只是让你们做好准备而已,现在看起来,大庭圣部有这个倾向。”

    青壮年们的议论声不绝,有人开口,道:“天帝云山自六十年前落下,这六十年来居于东极湟水,也不曾出现在外,大庭圣部为什么要纠结庞大兵力攻伐天帝云山?”

    “里面是有藏着什么宝物吗?那些仙人们是在守护什么?”

    “那这是不义之战,我大庭麾下九大人部,加上无数少部,龙部,向来礼奉穹昊尊圣,以信与义为处世之道,大庭身为我等上部之主,岂能带头发起这等恶战?”

    圣部之下,是为人部,人部之下为龙部,龙部之下则是少部。

    少部无须加封,龙部需要人部册封,而人部则是受圣部统辖。

    “我听说,这最近六十年来,不仅仅是东极的天帝云山与常羊山,大庭圣部之中也有内乱,如今说不定圣部的至高圣人早就已经换了!”

    “不可妄言!这是以下犯上,妄论尊讳!”

     “有什么不能说的!”

    大巫尊把木杖在地上捣了两下,发出砰砰的声音,于是诸多青壮的声音被压下,这位老人开口,道:“圣部再乱,也非我们能够管到,既然为大庭之下,便只能与大庭为尊,纵然不义也没有办法,况且这一次是针对仙人,对方乃外洲来客,他们不属元荒,纵然遭到攻伐,也是理所当然。”

    “而且还有一些隐秘,我收到了消息,这六十年来,天帝云山并非没有动作,这数十年来,据说那些仙人时常下界,隐秘的寻找一种能治疗伤势的宝药.......而且这件事被发现,是因为其中有仙人途径柏山圣部而被发现,匆忙遁走。”

    大巫尊叹息:

    “大庭圣部推测,天火部或许有叛,已经归附天帝云山,这一次前往云山,应该就是作为试探,看看那一位天帝,究竟是不是已经身负重伤.....”

    “可究其根本,或许还是因为,他们知道天帝云山中,有着什么宝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