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四章 六月飞雪_归朝_文学迷
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归朝 > 第六八四章 六月飞雪
    展家有自己的兵马驿,来往书信安全快捷,但是即便如此,京城里的事情也不会立刻传到杭州,何况,有的消息是直接送往西北的。

    早在十天前,谢红琳便收到了霍轻舟的信。在信中,霍轻舟问起谢家族谱,并告知谢红琳,他已经查到了谢家族谱的下落。

    当年在鞑剌,谢思成亲口说过,族谱在他手中,这件事谢红琳知道,霍柔风也知道。

    谢红琳把信递给霍柔风,道:“小枫,你给你哥回信吧,告诉他如果找到族谱,一把火烧了。”

    霍柔风大吃一惊:“烧了?为什么?”

    她一直以为,当年遗失族谱,母亲是很遗憾的,正因如此,无论是她,还是哥哥,都是很想把族谱找回来的。

    “不为什么,你让他烧了就是了,他若是不想烧,就让人带回来,算了,还是烧了吧,免得中途落入有心人之手,再惹麻烦。”

    谢红琳说得没头没脑,霍柔风更迷糊了。

    她不是个喜欢独自一个人胡乱猜测的人,想不明白那就去问,别人不想告诉,那是别人的事,反正她是要问出来的。

    “娘,我哥辛辛苦苦才查到下落,您直接就让烧掉,总要有个理由吧,我们是您的儿女,不是您呼来喝去的下人,您不给理由,或者给出的理由说不通,我们都不会烧的,您不说,那这信我就不写,而且我现在就给我哥写封信,让他不要听您的。”

    说完,霍柔风抱着胳膊,瞪着谢红琳。

    谢红琳气得不成,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死丫头,当娘了还要气我,早知如此,当初我就给你找个厉害婆婆管着你了。”

    霍柔风撇嘴,她婆婆钟夫人已经够厉害的了,也没见把她这儿媳妇怎么样,再说,真要是把她怎么样了,你这个当娘的还不找人家拼命啊。

    谢红琳气归气,骂归骂,可还是没把理由给出来。

    霍柔风倒也没有立刻给霍轻舟写信,她那个哥,她最清楚了。真若是她写了这封信,她哥会有十封信等着她,每封信都是一连串为什么,还不把她给烦死。

    与其她被她哥给烦死,还不如她来烦着她娘。

    于是娘俩儿就这样僵着,至于霍轻舟的那封信,反倒被扔到一边了。

    晚上,霍柔风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弄得展怀心里火烧火类燎的。前些天,小九的小日子终于来了,他高兴得不成,可是却也没敢做什么,总不能老婆的身子刚刚养好一点,他就猴急着要了,那他和禽兽有何区别啊。

    “小九,怎么了?”展怀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又把被她弄得进门的被窝掖了掖。

    “我哥来信,说找到族谱的下落了,我娘却让把族谱烧了,小展,我在想,族谱里藏着的东西会是什么呢,还有,我娘既然要烧掉,那么当年她为何没有烧?”

    展怀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族谱对于一个家族有多么重要,这是不容置疑的,何况之前他听说谢思成要用族谱来谈条件,也和霍轻舟想的一样,谢家的族谱或许并非只是族谱那么简单,说不定藏着什么秘密。

    可是万万没想到,岳母居然让把族谱给烧了,宁可和女儿呕气,也不说出理由。

    他想了想,对霍柔风道:“岳母处事冷静,你看她当年把你们兄妹送走时,思虑何其周密,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会随便做出决定,更何况那是族谱,谢家历代传承的族谱啊,依我看,岳母若是不想说出现由,你也不要逼着她了,若是现在族谱已经落入舅兄之手,他也定会仔细查找族谱中藏的秘密不如就把这件事情先放一放,或许有朝一日,舅兄自己就查出来了呢,到时候,这烧不烧的,就是你们两人决定的了。”

    霍柔风觉得展怀说了一大堆,就是在劝她不要和母亲对着干了。

    好像她特别不懂事似的。

    霍柔风又翻身,用后背对着展怀,以示自己对他的不满意,还不忘再在他心上插一刀。

    “我本来还想帮你败败火解解乏的,现在没心情了,免了。”

    说完,她便呼呼大睡,还故意打起鼾来。

    展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真冤,他比窦娥都要冤。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走屋门,便看到四下皆白,原来夜里下起了雪。

    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展怀心里凉凉的,长叹一声:“六月飞雪啊!”

    送伞出来的镶翠听到,吓了一跳,错愕地看了自家姑爷一眼,腊月天里下雪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您来句六月飞雪是怎么回事,有冤情吗?真有冤情也冤不到您头上吧,谁敢啊?

    京城里也在下雪,城外的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道观里,苏浅望着窗外飘飞的雪光,拈起一颗棋子放了下去。

    坐在他对面的人三十出头,但是保养得很好,皮肤光泽眉目清秀,他的相貌本来就生得极好,如今上了年纪,非但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反而比年轻的时候更加儒雅,他和苏浅坐在一起,非但没有被苏浅比下去,反而有珠玉在侧之感。

    他也侧头看了看窗外的雪花,对苏浅道:“小苏,可是又有佳句了?”

    苏浅摇头:“符兄就不要拿我取笑了,即使我有了佳句,也要偷偷写下来,找人修改上十次八次,然后再装做刚刚偶得,在符兄面前吟颂出来的。”

    “哈哈哈!”符清被他逗得大笑起来。

    符清是福润长公主的驸马,在没做驸马之前,他在京城便有才貌双绝之称,还曾受到太皇太后的夸奖,即使如今人到中年,符清也是京城风月场中的常客,即使是最红的女伎,都以能第一个弹唱他的新诗为荣。

    称赞和奉承,他听得多了,可是像苏浅这样会说话的,他认识的人里也没有几个。

    这就是苏浅的难得之处了,出身名门才高八斗,可是却如怀蚌之珠,含而不露,只是可惜受了庆王连累,只能蜗居在这小小道观之中。

    符清不由得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小苏,我记得当初你与轻舟公子私交甚笃,如今霍大学士人在嘉兴,你不如回嘉兴去吧,那里人杰地灵,又是你的故乡,有霍大学士和轻舟公子的引荐,想来你很快便能扬名江南的。”

    苏浅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苏家是大家族,而我的身世,符兄想来也听说过,我十多岁时才认祖归宗,与族中人并不亲厚,以前我在庆王府里,虽然无官无职,可是族中人也会高看于我,而如今......我无颜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