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三章 利用_归朝_文学迷
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归朝 > 第六八三章 利用
    到了这个时候,霍轻舟和小鹿不约而同全都明白了。

    尤其是霍轻舟,他恨不得给自己一拳。

    他想错了,他全都想错了。

    他居然以为云娘的靠山是谢思成。

    云娘背后的那棵大树,是太平会老主人,那位神秘的蓝先生,同时,他也是早已死去多年的顺王。

    不仅如此,云娘与蓝先生之间,还不只这么简单。

    许小满的舅舅是太平会的元老之一,他的背后也是蓝先生,但是云娘骂他的时候毫不留情。

    那么......

    霍轻舟又想起了霍思谨,猛然,他全都明白了。

    就如同谢思成将族谱交给霍思谨一样,他告诉霍思谨,这个云娘是太平会中她可以信任的人,目的就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真若是到了他无法保护她的时候,云娘是能救她的。

    可惜霍思谨太过愚蠢和自私,她完全没能体会谢思成的苦心,竟然把族谱交到了云娘手里。

    好在云娘一时半刻没有看出端倪,否则还不知如何了。

    但是这也足能看出,云娘在蓝先生面前是能说上话的人,甚至在关键时刻,她能救下霍思谨的一条命。

    霍思谨和谢思成虽是一母同胞,但是他们的父亲却是两个人。

    正如霍轻舟对展忱所说的,大致就是,若是你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生下孩子,你会怎么样?

    霍轻舟这么一说,展忱便懂了。

    虽然他们性情迥异,但是在这种事情都是一样的。

    不仅是他们二人,天底下的男人都差不多。不同之处在于,有的人自欺欺人假装没看到,而有的人直接抡刀上去。

    谢思成所担心的,便是这个。

    虽然他和霍思谨是兄妹,但是他的父亲是蓝先生,而霍思谨的父亲却是霍江。

    且,霍江还在蓝先生之后。

    兄妹二人在小时候,一起落入蓝先生手里,后来黄河帮来买孩子,蓝先生二话不说就把霍思谨卖了出去,却将谢思成留在身边用心栽培。

    这就是差距。

    因此,谢思成留给霍思谨的,一是族谱,一是云娘。

    族谱可用来在谢家面前保住性命;而云娘则能在蓝先生手里救下她。

    可惜霍思谨没能领会哥哥的苦心,全都用乱了。

    就像当年她不能领会父亲的善意,回绝了袁家的亲事,处心积虑嫁给庆王一样。

    人要作死,谁也拦不住。

    霍轻舟叹了口气,他对云娘更加好奇了。

    如果不是霍江亲手杀了谢婵,他甚至会以为谢婵还活着,摇身一变,变成了云娘。

    不过,霍思谨既然说云娘和她的娘是姐妹,那么云娘很可能就是当年给蓝先生和谢婵拉皮条的人。

    既然这个女人有什么手段,能让蓝先生另眼相看,霍轻舟就不知道了,他也懒得知道。

    岸上的人已经散了,许小满无端被骂了一通,倒也不生气,不但赔给云娘一桌酒席,还把这件事揽了下来。

    无论丢的是什么,云娘都不用管了,找东西的事包在他身上。

    见没有热闹可看了,霍轻舟和小鹿便回到了琼花台旁的那处价值不菲的古宅里。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霍轻舟便和小鹿离开了扬州。

    霍轻舟是杀手,杀手若是不冷静,一般不会活得太长。

    去了一趟江边,霍轻舟的心里已经平静下来,没有十几天的谋划,他根本抓不走云娘,即使抓了也带不走。杀人还行,可是杀了还有何意义?

    霍轻舟没有再回福建,而是又回到能冻死他的杭州。

    小鹿万般不愿意,可是为了那枚牌子,她还是跟着一起来了。

    霍轻舟来杭州是找展忱的,扬州的事情只能找展忱,难道还要靠那位一团和气的展悦吗?

    展忱沉思片刻,问道:“你想如何利用我?”

    这话说的......

    霍轻舟也不觉脸红,他道:“剿匪啊,你在江苏还有一万兵马,你要剿匪谁还能拦得住你吗?等到弹赅你的折子递到京城,你也已经剿完匪了。”

    展忱被他给气乐了:“为了一个扬州的一小撮人,我就要打草惊蛇?然后你得了你想要的,再让我自己收拾烂摊子,你利用我的同时,最好写封信问问令妹,看她让不让你利用我。”

    霍轻舟想都没想,便从怀里掏出了那枚牌子,送到展忱面前:“若是把这牌子拿给展怀,他一准儿没见过,可是你呢,你兴许是认识的吧。”

    展忱一怔,拿过牌子举起来,目光平视,霍轻舟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展忱是在辨别真假,他果然是认识的。

    片刻,展忱便把牌子交还给霍轻舟,问道:“从何处得来的?”

    “就是那个云娘手里,和我们家的族谱放在一起。这是荆陆的东西吧,怎么会落到花船上?对了,荆陆究竟是怎么死的,你别告诉我,那是病死的。”

    展忱看着他,牵起嘴角笑了笑:“荆陆不是展家派人差的,不过当年我们家也的确派过人,但是荆陆很难对付,我们家派去的人全都失败了。后来他忽然死了,我们还曾怀疑是太皇太后动的手。毕竟荆陆一直不为太皇太后所用,太皇太后想要除去他,也说的过去。”

    “你们展家都杀不掉的人,太皇太后有那个本事?”

    “是啊,没有,所以后来我们又怀疑是谢家的人,为此还曾派人去过关外,之后便不了了之,直到五弟说他要娶令妹,我们这才有了谢家人的下落。”

    霍轻舟道:“荆陆追杀我们家很多年,其中肯定发生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比如顺王。”

    展忱是个聪明人,霍轻舟一说他便立刻明白了,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是说荆陆和太平会是有关系的?”

    “不是太平会,只是顺王,也就是太平会的老主人蓝先生。”霍轻舟解释说道。

    所有的一切,直到现在才明朗起来。

    为什么锦衣卫在洛阳满城搜查谢红琳的时候,翠娘子会出现;为什么赫刚领旨到河南剿张宝辰时,会与当地卫所发生冲突,致使官军连连败退。

    因为荆陆和顺王早有过往,而赫刚是荆陆的养子。

    赫刚在金陵做的一切,抓捕君子议的读书人,公然抗旨,并非是他独断专行,而是他在与太平会合作,不,他是在与蓝先生合作。

    庆王的事是赫刚揭发出来的,那么也就证明了,从一开始,蓝先生就是想通过赫刚之手,把庆王踢出局!

    蓝先生想要的,是庆王的儿子,而不是庆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