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救人_这个主神有点懒_文学迷
    “你们是什么人?”德鲁家的门口,本来正闲到无聊打哈欠的看守者看到有人正靠近门口,没有得到提前通知有人来拜访的他,不知眼前的人在深夜来此有何贵干,打了个激灵,恢复精神对他们大声喊道。

    话音刚刚落下,一到如同凛冬般的寒冷瞬间划过他的喉咙,紧接着炙热的血液从那道被划开的伤口处喷涌而出。

    倒下的他还是和刚刚一样,疑惑和警惕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来人。

    黑瞳缓缓走上前,手上握着的是帝具死者行军八房,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做为习惯杀戮的她,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的继续往里面走。

    身后的数人,是被她用自己的帝具斩杀的人,死后被她控制尸体,做为人偶为自己所用。

    “去吧,除了那两个人以外,其他人都杀了。随着黑瞳的手一挥,已经死亡的人偶们纷纷冲进房子里。

    房子里不断的传来惊恐的叫声,武器击中肉体的声音,血液喷张的声音,死亡前的哀嚎声,求饶的哭喊声。

    原本宁静的房子,现在却变成犹如地狱的光景。

    但这样的情形并没有维持多久,墙壁因为蛮横的力量而破裂,其中一个人偶从破裂的洞口飞了出来。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分钟不到,黑瞳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人偶们一个个被击败,被人从房子里打出来。

    对于自己人偶被打败,她并没有感到任何以外,即使没有看到打败自己人偶的人,她也觉得没什么。

    应该是说她已经知道是谁打败了自己的人偶,那个一直被大臣关注的少年,被命令不准杀害的人之一,甚至就连艾薇儿也是因为他才被列为不能伤害的对象。

    将房子里进行杀戮的人偶打败,夜空意识到他所面对的只不过是一具没有意识得尸体,这让他想起德鲁之前的护卫,就是因为被对方杀害才会来刺杀他。

    想到这些的夜空立刻明白这次的暗杀和上次是同一个人。

    担心等一下自己和幕后黑手交战,敌人会趁着自己不注意,再次让尸体获得行动能力,让自己分心或者伤害其他人。

    夜空用封印术将已经打败的人偶封印,不清楚封印术是否有效的他,将那些人偶踢到庭院那里,确保他们一旦有所异动,自己会立刻察觉。

    走出房子,打量着站在眼前的黑瞳,随后面露困惑神色。

    本来以为能够操纵尸体的人是一个阴沉或者死气沉沉的人,但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女孩。

    而黑瞳在打量了夜空之后,也面露困惑之色,之前她都是站在麻仓叶身后看着夜空,并没有怎么留意他的模样。

    现在他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模样和衣着简直就像是将自己派过来的大臣。

    摇晃头脑,让自己从困惑恢复正常,将八房平举至肩膀位置,锋利的剑刃指着眼前的夜空。

    夜空看着她的动作,查克拉注入自己的武器里面,原本破烂不堪的剑刃发出炫目夺人的红蓝之光。

    不知道夜空来自其他世界的黑瞳,对刀的变化只是把它当成是武器的自我变化,同时也清楚那把武器要么是帝具,要么是有资格和帝具抗衡。

    两人就像是越好似的,没有任何的先兆,同时发动攻击,企图取得先发制人的效果。

    两人的武器互碰在一起,红蓝的耀眼光辉一瞬间就照亮他们的脸庞。

    虽然拥有八房的能力,但并不代表黑瞳的近战能力羸弱不堪。

    再加上黑瞳与夜空完全不同,夜空的实力绝对不算弱,但以前碰触的敌人都是一些比他若很多的人。

    于是他就养成一开始并不会全力以赴的习惯,而是抱着一种试探的想法。

    黑瞳则是一名暗杀者,一开始就必定全力以赴,一击不成,说不定死的人就是她。

    再加上夜空处于和平时期,手上的鲜血和经常执行暗杀工作,或者屠杀工作的黑瞳比起来,根本就像是蚂蚁和大象的体积对比。

    无论是对战的斗看法,还是杀意、气势,夜空都完全败给黑瞳。

    他们两人第一次交锋看似势均力敌,但实际上夜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处于下风。

    随着自己处于上风,看着夜空疯狂招架自己的攻击,黑瞳也在心里想到。

    眼前的人真的有资格和大臣抗衡吗?还是说,他的实力并不仅仅如此?

    麻仓叶那给予她灵魂最深处的恐惧,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而事实也如她所想的那样,夜空慢慢的习惯黑瞳的攻势,从一开始的慌张招架,在到最后的轻松自如。

    都让还没有完成任务的黑瞳感到不妙。

    没有完成任务的人就是没有用处的工具,没有用处的工具,那么它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没有存在的意义,那么就是一堆垃圾。

    做为一个暗杀者,黑瞳很清楚组织的行为作风,对于没有用处的垃圾,他们都会把它们丢到垃圾堆里。

    不想要被遗弃的黑瞳往后推了几步,看着夜空的双眼。

    他的双眼不再是黑珍珠般明亮,而是像衬托天空那绯红的月亮似的腥红。

    看着黑瞳主动和自己保持距离,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的夜空说道。“你现在离开,我还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没有用处的垃圾,活的再久又有什么用。”黑瞳凝视着夜空,同时脑子飞速的运转,想要找到他弱点。

    大臣虽然说过不能杀他,但没有规定我不能砍下他的手脚啊。

    想起麻仓叶曾经给予自己的威压,在和自己会被抛弃做比较。

    比起死亡,更加害怕被抛弃的黑瞳,想都没想的将后者看的更重要。

    “是吗?”夜空将武器放到自己的腰间,并做出一副要拔出的动作。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让我终结你的恶行吧。”

    刚刚放她一命,仅仅是因为对方比自己年幼,才动的恻隐之心,但既然她不愿领情,自己也没有义务继续劝说。

    黑瞳卯足劲往前冲,企图在这一击分出胜负,然后完成大臣给予自己的任务。

    但她并不知道写轮眼的能力,拥有写轮眼的夜空,看穿了他所有动作,放在刀柄的手随着他们两人的靠拢,握得更加的紧。

    随后在黑瞳准备发动攻击,将自己的手脚切断的那一刻,夜空腰间的刀画出一道无法用眼睛看清的轨迹。

    紧接着黑瞳向前倾斜,身体仿佛漂浮在半空中,随后因为重力,摔倒在地面,鲜血经过她的喉咙,不断往外涌出。

    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下半身和上半身分离,夜空看着倒在不远处的,已经倒在血泊中的下半身,满脑子的疑惑。

    明明刚刚正准备砍下夜空的手脚,但在下一瞬间却反而被对方腰斩。

    将视角转到夜空身上,他和刚刚一样,做出一副要拔刀的姿势站在那里。

    在察觉到黑瞳的眼神,夜空将刀放回后背的鞘里。

    对于自己刚刚施展出闪,夜空满意的点头小声说道,“没有给义浩师父丢脸。”

    在看到黑瞳还紧紧的握住手上的刀,并没有因为腰斩而静静等死的打算,忍不住感叹道,“还真是可怕的生命力。”

    “区区腰斩,可杀不死我。”

    黑瞳将刀向前一会,但却被夜空轻易躲开。黑瞳大声的叫喊,完全不像是一个失血过多,甚至被腰斩的人所表现出来症状。

    黑瞳的表现,让夜空感到困惑,但他并没有想要在黑瞳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手上出现一颗蓝色球体,在出现没过多久,就变成黑色。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终焉用在一个人身上。”看着黑色球体,夜空开口道。

    “既然腰斩无法将你杀死,那我就将你彻底粉碎吧。”

    绝对会死……

    黑瞳看着那颗黑色球体,尽管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做为暗杀者的直觉告诉她,一但碰触到就必死无疑。

    虽然她很清楚自己不可以碰触那颗黑色球体,但没有下半身的她压根无法躲闪或者逃跑。

    随着夜空的推进,黑色球体缓缓靠近血泊中的黑瞳。

    就在夜空要将黑瞳的身体彻底粉碎时,一条红色的尾巴将无法逃离的黑瞳捆住,并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当看到黑瞳被人救走,夜空没有任何的诧异,而是得意的笑了笑。

    随后他的脸庞出现一些橙色的花纹,被他推进的黑色球体一瞬间飞离他的手掌心,射向刚刚被拯救的黑瞳。

    想象中的中粉碎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黑色球体在碰触到一把黑色通体,刻满红色诡异符文的长枪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的夜空,立将刚刚将刚刚插入鞘里的武器拿出,并做出一副准备进攻的模样。

    看到拯救自己的是一个穿着怪异铠甲,整个头部带着狼型面具,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样子。

    “你是……”

    “别乱动,否则内脏会跑出来的。”

    麻仓叶看到黑瞳想要挣扎开自己的怀抱,开口制止道。

    “大臣!?”

    熟悉的声音,让黑瞳大感震惊,她完全没有想到大臣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同时担心他会因为自己没有完成任务而感到生气。

    麻仓叶没有理会黑瞳的想法,而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夜空,夸奖道,“不错的想法。”

    夜空刚刚的行为都是为了将黑瞳背后的人或者同伴引出,好让自己一次性将他们全部解决。

    而且按照他的观察,自己要是在没有任何动作,恐怕夜空会使用万雷对付自己,毕竟这个家附近的飞雷神坐标他可是感应的一清二楚。

    “但是……”随着麻仓叶的话,德鲁家的房子瞬间被火海吞噬,“要是不去救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夜空救毫不犹豫的冲进火海里救人。
,